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特色建设

逝去的辉煌——昔日大圣寺
 

编者按:临沂双月湖小学地处历史文化悠久的高新区罗西街道办事处,学校近期组织师生开展周边社区民族历史文化调查整理活动。具有1400年历史的东石埠大圣寺则是周边社区民族历史文化中的一颗耀眼明珠,朱茂峰老师带领师生研究整理了东石埠大圣寺的历史资料,我们把它传播出去,以供参考。

逝去的辉煌

——昔日大圣寺

(作者:朱茂峰)

临沂国家高新区罗西街道办事处东石埠村前,原有一座寺庙,名曰大圣寺(亦称大晟寺),始建于隋,兴盛于唐,为沂州四大名寺之一。该寺南北长110米,东西宽53米,占地近九亩,是临沂县往南、往西、西南百里之内面积最大,殿堂最多,神像最全的一座佛教寺院。它以建筑雄伟,气势恢宏,彩塑传神,壁画精美而名播遐迩。

该寺座北朝南,山门之额,端楷金色大字“大圣寺”熠熠生辉,摄人心魄。山门为穿堂式,俗称天王殿,东西两侧神台之上塑有持国、增长、广目、多闻四大天王,分别手持琵琶、宝剑、白蛇、雨伞,象征风、调、雨、顺。

山门正北有一圆门,东西两翼有短墙,是为二门。门北塑有护法神韦陀像,意为谨防妖怪歹人凟亵神圣。

二门正北为一七十公分的人工高台,前半被称为月台,后部建有大雄宝殿。大殿面阔三间,东西长十三米,进深九米,石砌硬山,前有廊厦,廊柱皆足合抱,髹以红漆。殿内西方三圣端坐莲台之上,释迦牟尼居中,药师菩萨、阿弥陀佛陪坐左右,皆端严慈祥,若俯视众生。东西山墙之下则为十八罗汉立像,或诵经、或沉思、或嘻笑、或闲适,虽神态各异,而持戒行严则一。山墙粉壁之上则一例西逝、封神故事,人物生动,线条流畅。殿脊以至殿角,鸟兽、鸱吻一应俱全。殿脊正中独坐一陶制小型神像,似为各地大雄宝殿所无。此神高近三尺,通体漆黑,表情夸张怪异,一张面孔,两种表情:左为忘形狂喜,右为失意沮丧。对于此神之设,本地群众中有一有趣的传说:说是当年姜太公(子牙)辅佐武王克商立周,大功告成后点将封神毕,姜的儿子觉得老爹姜尚文韬武略,算无遗策,行不行的皆得神位,独独没有他儿子的份儿,未免太不近人情。于是百般纠缠,哭闹不已,众神也从旁劝说太公放公子一码。太公无可奈何,便问儿子:“我儿愿任何职?”公子说:“凭孩儿的本事,应当做神上神!”太公听罢,略一沉思,便大声夸赞:“我儿果然见识不凡,志向远大,听封:今封我儿为神上之神,务必恪尽职守,不得怠政凟职,我儿要给众神做出表率。”公子叩谢,狂笑不已。谁知此“上”非彼“上”。上任之后,烈日曝晒,冰刀霜剑,风刮雨淋,苦不堪言,更兼众多进香敬拜之人,对神上神指指点点,耻笑百般,叫这位高高在上的神圣何能开心。这当是大圣寺中最精彩之笔。作此构想者,必是世外高人,幽然大师,看来官也好,财也好,……只要失去理智,必如此神,当众出丑,留千古笑柄。此神之设,殆有深意存焉,确是神来之笔!

大雄宝殿为该寺核心建筑,俗称佛爷殿。佛爷殿后为观音阁,是全寺最高建筑。此阁高九米余,远看二层,实则一层,下面三米以土填实。拾级而上可达阁内。阁作三开间,进深六米,观音大士端坐于莲台之上,慈眉善目,静穆端庄,左持净瓶,右执柳枝,似欲将慈水遍洒人间。东西山墙绘有云海远树,楼阁仙山,设色淡雅,一派仙灵之气。

山门、二门、佛爷殿、观音阁,在南北中轴线上。

佛爷殿前月台以西四米处为雹神殿,东向、三间、南北长十一米,进深五米;内塑风、雨、雹、雷、电五神,雹神居中,这是全寺中最具想象力的神殿。电公是半人半兽的力士形象,面赤似猴,吻突如喙,爪利似鹰,左手执錾,右手执鎚,作欲击状;电母,俗称闪电娘娘,红衣绿裙,面容端丽,左手置于胸前,右手上扬,各持一镜,闪闪发光;雹神则是一位威严的将军,表情刚毅,左手持盘,右手满把白色粒状物,雹子该撒向何方,就看该方百姓的造化了;掌风之神是一位女子,很有意味,她肩扛一鼓胀的布袋,两手紧握,大概略一放松,风便从袋中突出,人间风力大小,全在于风神手之松紧;雨神则面目慈祥,左手端碗,右手执拂尘,拂尘蘸水,轻轻一甩,或甘霖,或骤雨,便降落人间。该殿神灵的塑造,充分表现了先人对风雨雷电诸种自然现象的朴素而形象的理解。殿壁西墙及南北山墙绘有壁画,类乎连环画,率皆二十四孝之类。其中二幅最为典型,一人不孝,不管老母,只顾自己趱行。然而男子头顶风雨交作,狼狈不堪,其母蹒跚于后,则风和日丽,草木嫣然。另一幅则是雷公巡视凡间,见一妇人倾倒食物,认为糟蹋粮食,将其殛死。其实此妇至孝,精馔供姑,自甘粗粝,婆母不忍,令其倾倒粗粝,与己同食。后天帝查明,乃雷公误判,遂命此妇与雷公共掌雷电。如此等等,乃神道设教,劝化人心,以正世风之意也。

雹神殿南为斗母殿,俗称斗母奶奶殿,南向、三间。这位斗母奶奶,乃北斗七星之母,三目、四面、八臂,但面目慈祥。这是一位近乎全能的女神,掌管医药,除病疗疾,为妇女保胎护生,且能洞察人间幽微,惩处黑暗邪恶,为福祐众生之保护神,故而受到广大百姓,尤其是妇女的信仰和礼敬。每逢年节庙会,妇女信众来此求子祈福、拴娃娃、挂彩幡、敬献供果、焚化叩拜,香火极为鼎盛。

斗母殿正东,与之相对应者为关圣殿,亦三间南向,内塑关羽夜观《春秋》坐像,关平、周仓分侍两侧,后壁及东西两山粉壁则绘有桃园结义、封金挂印、过关斩将等三国故事。关羽之忠义,勇播于众口,深入人心,又被尊为武财之神,得享香火果馔之供,自在情理之中。

关圣殿正南,天王殿之东,北向南屋三间,为马殿,内塑关公坐骑赤兔马,通体红色,高大威猛,作昂首喷嘶状,刀架之上竖立青龙偃月刀。

关圣殿之后,月台之东为僧寮,乃僧人生活起居之所。

大圣寺的整体建筑布局为中轴对称式,庙址地势北高南低,而建筑物本身由南往北呈层进递高之势,且疏密有致,聚散得宜,入门揖拜,有仰山登高之感。佛祖及观音菩萨高坐莲台,似在俯视尘寰,欲将法水遍惠众生。由此观之,当初主持选址,营造之人,法眼独具。

寺前一开阔地中,有古戏台一座,台口正对庙门,为年节庙会演剧娱神之用。

寺院墙西十米处有一古槐,高十余米,树干胸围可三人合抱,已中空,南侧下部有裂缝,人可俯侧以入,可容六人。但此古槐似老而不衰,枝叶繁茂,荫地近三百平方米,极为壮观,称为一奇,绝非虚誉。据附近众多各处跑买卖的人说,天南地北,海西山东,几百里以内未见如此粗大的古槐。此树传为唐槐,当地群众称之“老槐荫”,人以为古树通灵有神,每逢节日庙会,便到树下烧纸烧香,燃放鞭炮,在树枝上系红布,挂红绸,虽为敬树神、求神荫,也不妨将其视为对天地自然的敬畏和尊重。路过此处的外地人会情不自禁地驻足仰望、惊叹。来附近村庄走亲戚的外地人,往往会专程至树前一睹雄姿。附近村民把这位槐国老寿星视为家乡的标志和骄傲,也乐意向外人炫耀和绍介。

老槐荫西北六米处有一东石埠和中石埠二村公用的汤祭之所——土地庙,其西南十五米处有一卧姿石羊,首南尾北,该石羊屁股右边少了一块,呈刀劈状,以造型及刀法论,似汉代遗物。

大圣寺西七、八十米即是苍山至临沂的南北通衢,朱陈、湖西崖一带的粗瓷外运至西部山区必经寺前。大圣寺殿堂巍峨,老槐荫树冠硕大,引得南北客商,过往行人至此歇脚,顺便观览。附近村民到此出售自产瓜果,换点工夫钱。有人在此摆摊儿卖点茶水饭食,既方便了行人,自己也求点蝇头小利。人恋人,马恋群,大家都瞅准了老槐荫这顶天然帐篷,有事没事轧伙成群到树底歇凉、下棋、吸烟、讲古,或向外地人炫耀自家祖居之地的古老神奇,或指着石羊讲说石羊本是只神羊,如何半夜到土地庙内偷吃土地奶奶做的渣豆腐,被土地爷赶上一刀劈掉神羊腚上一块肉,跑了几步儿,趴在了这里,化为石头。讲说者讲得神乎其神,听讲者听得如醉如痴,虽然半信半疑,但总不由自主地近前察看一番,用手摸一摸,甚至不由地惊叹:确实是刀砍的。有时也会发生争论,但不管结果如何,讲者、听者都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尤其春夏之日,许多人拿着蓑衣来到老槐荫树下,头枕石头睡觉,一言不发,也是一种享受。

老槐荫是大圣寺的重要组成部分,据传,寺院原为唐代文昌阁旧址,老槐荫与文昌阁同龄。它用自己的老干和虬枝证明着大圣寺的古老,它又用文革时被填柴于树洞焚烧一夜,次年又发新芽儿证明自己的顽强和神奇。它与大圣寺一起让人心游万仞,思接千载。

政府的目光也被这块百姓游憩歌哭于斯的宝地所吸引,前来教化自己的臣民。清光绪二十七年,东石埠村武痒生魏朝绅两次受命率众剿灭打家劫舍的土匪(俗称马子)三十九名,境内安然,百姓称善,政府特为之刻龙头“铭功”碑一通,记其功绩,立于寺院与槐之间以示旌杨,供人瞻颂。

该寺历经千载,风雨摧剥,雷火地震,屡毁屡建,代有扩续而成其大。至建国之初,建庙碑记多达二十通之多,因地近石材产地,碑身高大厚重,列于庙前极为壮观。可惜现仅存三通,其中一通为清康熙二十一年重修碑,其中有句曰:“……兵火之来,渐就倾颓,加以康熙七年地震,几几乎成瓦砾厂矣,居民悲之而恨力不随心,……”短短几句话,给后人提供了这样的信息:重修缘由,地震之烈,民生之艰,留给人无限思考……它是迄今发现的临沂市唯一一块记载清康熙七年郯城大地震的碑记,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弥足珍贵,今此碑尚存。

巍峨的殿堂,古老的戏台,记功的丰碑,粗大的唐槐,神秘的石羊,兼以院内松柏郁郁,门外巨碑森列,俨然成为风景的浓缩,沧桑的诉说。

一九三七年抗日战争爆发后,抗日救亡运动开展得如火如荼,风起云涌。经过细致摸底调查,周密安排,第一个中共临沂县委在今临沂国家高新区罗西街道办事处中石埠村成立。为更广泛深入地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当务之急是训练大批干部,没有得力的干部,一切都是空谈。县委决定,利用临沂县民众总动员委员会的名义举办培训班最为有利,也最为明智。因为在当时,国共两党联合抗日统一战线已经形成,而临沂县民众总动员委员会主任由国民党临沂县长王保合担任,以此名义训练干部可以名正言顺,左右逢源。党的一切活动皆以动委会名义开展。干部培训班地点设在相对偏僻、国民党的统治相对薄弱、共产党的活动比较频繁而且群众基础好的石埠村大圣寺。按照计划如期开班,中共临沂县委书记杨士法亲任主任。训练班共举办了两期,每期两个月左右,总共有一百四十余人。人员有各地党的抗日领导骨干,还兼及地方名流。受训人员运用张贴标语、散发传单、集市演讲、群众集合、教唱抗战歌曲等种形式发动群众,宣传群众,把抗日救亡运动开展得有声有色,轰轰烈烈,深入人心。“中华弟兄们,牢记国家仇,端起我们的刺刀,对准鬼子的头。”这歌词至今留在老人的记忆中。广大劳苦大众亲眼目睹本地知名人士和操着不同口音的外地革命者慷慨激昂地大讲救国道理,联想起日本鬼子火烧附近村庄、残害百姓的暴行,无不深受鼓舞。广大群众,特别是青年都热血沸腾,把这些干部当成英雄,也把大圣寺当成了心中的圣地。通过训练,许多人从这里走向革命阵营成为出色的领导干部,中石埠村的女青年朱英(朱佩俊)就是杰出代表,受其影响,她的弟弟朱丙镇为国捐躯,成为烈士,她的妹妹多数走进革命阵营。

大圣寺一时成为临沂县西南部革命圣地,小延安。

宝地就是宝地,人眼皆同。一九四九年四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之后不到半年,人民政府就先把附近村庄的原国民小学集中到大圣寺,充分地利用了它的殿堂和空间,次年即挂牌成为“临沂县石埠完全小学”,配备了知名校长和优秀教师,又添建了教室,整修了操场,琅琅书声代替了佛号经声,一所崭新的新中国人民自己的小学在这里诞生。后来,随着教育事业的发展,学校的增多,这里成为岑石乡中心小学,成为小学教育中心。上世纪七十年代,这里又附设初中班,还办起了农业高中。改革开放以后,学校教育真正走上了正规,这里集中了优秀教育领导干部和一支优秀教师队伍,教学质量一直走在前列。直至一九九三年,小学搬迁,它才退休。

这座古老的寺院以它坚强的不朽之躯和宽阔的胸怀为中国现代教育和莘莘学子默默奉献了四十余年。附近村庄的上至八十多岁的老人,下至三十多岁的青年,不论男女,凡受过小学教育的,无不从大圣寺走出。从这里走出去的有部级干部、省市级干部,至于科局级干部、教师、技工、会计……谁也说不清。不少家庭一家三代都受惠于这座古寺,都对它怀有深深的敬意。作者本人一九七九年曾联系到临沂县第一个中共县委书记杨士法,作者自报家门之后,他极其兴奋,感情真挚,他兴致勃勃地问及石埠村和大圣寺。

千年大圣寺,为古,于今,其为功也,可谓大矣!

封建时期,百姓们休憩于斯,游艺于斯,甚至祭拜歌哭于斯;战争时期,革命者热情澎湃,慷慨激昂于斯;社会主义时期,少年学子汲取新知,健康成长于斯;大圣寺,是百姓的精神的家园,革命的圣地,知识的摇篮。惜乎世事沧桑,或因人,或因事,毁坏以尽,辉煌不再,留给人们的只是一声叹息。然而,它的辉煌,它的奉献,将永远刻入历史的记忆!

学校简介 | 加入收藏夹 | 设为首页 | 留言咨询